當我們談論影響時我們的意思是什麼

姜修果John Hewko

國際扶輪秘書長

2022年2月7日


大家,早安。

各位,幾年之前我與當時21歲的女兒瑪麗亞在車裡。

她剛從大學畢業,免不了,我們開啟了職業生涯規劃方面的談論——特別是那些能產生正向影響的職業。碰巧車裡放了一本《扶輪》雜誌,瑪麗亞便逐頁翻閱起來。

讀到其中一篇文章,她停了下來,問道:「爸爸,扶輪社在做些什麼事呀?」

「什麼意思,我們在做些什麼事?」我回答。

「為什麼扶輪社只捐贈教科書給學校?」

好吧,我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嘗試列出我們的扶輪社為此類專案計畫辯護時經常提出的論點。


「各位知道,在低收入與中等收入國家,有超過50%的兒童到了10歲還無法閱讀及理解基本的文書。如果沒有這些捐贈,他們可能無法獲得這個絕佳的學習機會。」

我的女兒可是一個聰明、講道理的人,非常關心全球發展。她還不得不坐好幾個小時聽我高談國際發展問題。


所以她的回答迅速而直切要點:「好吧,您似乎忘了經濟學家已經測試過向學校捐贈教科書的價值。沒有教師的訓練,提供教科書對兒童們的學習成績沒啥影響。」

嗯,這當然讓我得了個教訓。


但大家知道,她是對的,她表現出的懷疑是真實的。這代表了一種快速增長的觀點,而且越來越對我們所做的事情抱持懷疑的態度——如果不是批評的話。


這就引出了一個問題:我們能否吸引下一代社區領袖加入我們、與我們合作並支持我們的工作?因為,正如我與瑪麗亞的談話所強調的那樣,衡量我們的結果的必要性至關重要。

要在動蕩的世界中產生真正的影響這個挑戰,不僅僅是扶輪行動計劃(Rotary’s Action Plan)的一部分而已。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決定性問題之一。


這並不意味著沒有可以支持在我們社區做出持久、正向改變的優良扶輪專案計畫。但我越來越相信我們必須做得更好。問題是,怎麼做?

好吧,這個過程從提出一些嚴厲的問題開始。在秘書處,我們是否把經費提供給了我們不應該資助的專案計畫?我們是否收集了足夠的數據來評估影響?

這些問題可以在我們的行動計劃的實施中得到解決。這個計劃代表了扶輪的未來。它是我們的戰略路線圖,旨在將更多的人凝聚在一起,做更多的事情,並做出持久的改變。


這是一個令人興奮的願景,我們正在發起10個倡議來實現這一願景,其中包括一項衡量我們影響力的倡議。但是若要實現我們的行動計劃這一部分,扶輪社還需要提出一些嚴厲的問題。

扶輪社是否真正看到了當地的需求?


扶輪社是否讓合適的人員及組織參與其中、是否衡量結果、以及是否在實施的辦法不起作用時重新評估?


我們有結果的時,扶輪社是否廣與他社分享這些辦法?

即使各位不能誠實地回答所有這些問題,光是問這些問題的行為本身,就顯示各位想到了我們的未來。好消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會明白什麼樣的專案計畫會帶來持久的改變,而哪些不會。


我們知道,影響不僅僅關於向學校提供教科書、課桌或筆記本電腦而已。相反,它是有關於提供正確的教師訓練、材料以及電力及網際網路的取得。


我們知道,影響不是僅僅關於種植樹木而不考慮生物的多樣性,或者只是向資源匱乏的醫院捐贈不適合的醫療設備而已。


那麼,當我們今天談論扶輪的影響時,我們的意思是什麼?

好吧,讓我分享一個來自加勒比海區域的例子,說明衡量我們的工作如何幫助擴大我們的影響。


瑪歌.威廉斯Mako Williams是一名教育訓練師,在安第瓜從事一項全球獎助金工作。她知道當地條件的重要性。她還知道島上的學校是露天的,最適合熱帶氣候。

而當她走進那些學校的教室時,她就知道潮濕的海洋空氣意味著電腦的壽命只有四年。是正常壽命的一半。因此,這項扶輪基金會的獎助金提供了一名電腦維修技術人員,隨時待命為獎助金所支持的學校提供服務。


這項獎助金提供電腦,而且在教育部的協調下,提供高速的網際網路。這項獎助金還將培訓200名或更多教師,重點置於不同的學習方式及技術,觸及至少3,000名學生。


不幸的是,許多扶輪的專案計畫就止步於此。但我想各位都會同意,只有當這些改進能夠提高學生的學習成績時,才會產生真正的影響。這就是影響的真正意義所在。

當然,衡量影響需要時間,但贊助這項獎助金的社員正在非常謹慎地評估學習成果。


現實是社會影響力是一個複雜的領域。它並不總是一門精確的科學。評估兒童們學到了什麼,以及他們應該學習什麼,遠非易事。以我們辦理的專案計畫的範疇而言,一些解決方案比其他解決方案更容易量化。

例如,計算打了多少疫苗很容易。估計女孩教育的全部價值——若不接受教育女孩可能會成為貧困或童婚的受害者——則不容易。

儘管如此復雜,今天我們有科學知識來告訴我們什麼是有效的。再加上扶輪社員對當地的了解與人脈網絡。再加上我們說服政府及夥伴與我們合作的能力,各位仍有做出持久改變的公式。

最終,衡量我們工作的影響力至關重要,不僅對我們的信譽與品牌,而且對我們最重要的資產:我們的社員,都極為重要。因為衡量自己的工作並產生真正影響的扶輪社在留住或吸引社員方面沒有問題。


事實上,增加我們的影響與促使我們的參與者的投入是我們行動計劃的兩個密切相關的優先事項。在秘書處,我們正在開發多種系統及工具來幫助我們的社衡量我們所尋求的影響力。

透過衡量各位所做的事情,以及我們集體所做的事情,我們可以吸引其他人——義工、捐獻人、合作夥伴——他們希望成為我們在世界上創造的改變的一部分。

有了這個,讓我從我們開始的地方,也就是我與女兒的談話,做個結束。


我們的目標不僅僅是說服像她這樣對我們衡量影響力的能力持懷疑態度的人。我們希望達到人們對我們從社區服務到全球獎助金所產生的影響,毫無疑問的地步。

關鍵是我們吸引未來世代的能力。我們的吸引力與我們以真實數據談論正向改變的能力有直接、直接的關聯。因為在發展經濟中,可衡量的影響現在是主導貨幣。

例如,對於全球最大的非營利評估機構 「慈善導航者」Charity Navigator 而言,影響就是新的黃金標準。他們不僅問「組織是否運行良好?」而且還問「他們是否把事情做好?」

因此,我想留給各位四項關鍵行動,以確保我們的工作對我們要去服務的社區產生影響。


一:各位想解決什麼問題?有很多方法可以解決問題,因此請與您的社區一起考慮這些選項。

二:測試各位的假設。批判性地思考各位認為優良的專案計畫是否真的會支持正向的改變。

三:談論未來狀態。如果兩年後回到專案計畫現場,會發生什麼?該專案計畫是否還有可永續發展所需的資源?

四:衡量各位的結果。重新評估各位所做的事是否有助於各位的最終目標。如果沒有,請轉個方向。請彼此分享正面以及令人謙卑的教訓,以便我們都能加強我們的服務。


因此,我請各位思量一下,我們的聲譽最終是建立在我們所做的長期善行之上的,而且如果我們能夠做出適應及改變,那我們的聲譽將會大放異彩。

這種聲譽將在那些知道我們拯救了生命、我們重建了生命、我們賦予人們力量使之茁壯興盛的人們的心目中滋養。就像根除小兒麻痺一樣,我們的專案計畫將在我們離開地球很久之後留下遺產。

因此,下次我女兒在乘車時問扶輪在做些什麼時,請讓我們確保她與我的談話內容截然不同。

謝謝,並享受國際講習會的其餘部分。



台灣扶輪月刊譯

來源:2022年國際講習會中國際扶輪秘書長姜修果演講詞What We Mean When We Talk about Impact

0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